夜羽

说真的为什么我会想着雷狮误打误撞送了老丈人【师傅】爱吃的东西。
师傅:你们搞起来啊,搞快点
不是】

看鬼灭之刃某集有感

是迟来的生贺!

【果然老师那种透明的感觉我有点画不来就变成这样了,惨兮兮】

这个番剧真的真的是太冷了……

是茶绘上画的安德切尔和安赛尔
他们好棒!

是恶魔叮拟人和恩佐哦
【话说游戏恩真的太难画了,不管是发型还是衣服(°ー°〃)】

儿童画预警,史都华德给大家过节!

惑和浊

        惑是一个外表看起来像小孩子的杀手,而浊是被杀害的高官的儿子


也许是因为杀父之仇,浊打算跟踪惑,找个机会对他下手,而惑看起来并没有很在意他,甚至哼着《小星星》,说实话,惑的歌声并不怎么好听,甚至可以说是噪音。浊死死捂住耳朵,还吐槽了下为什么他的声音可以这么难听,为什么还要唱出来。惑像是没听到他说什么一样继续边哼边走着,看起来他似乎还对自己唱的非常自信。


浊想着,自己可不能被这个打倒,他倒要看看这家伙的老巢在哪里,正所谓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嘛。哪知道,哪知道快走到一个很普通甚至很简陋的车库那里发时候,对方却转过身来


惑笑眯眯的看着浊


浊却觉得浑身发抖,只听惑说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跟着我么?”


“我只是也刚好目的地在这里罢了”

浊说话的时候头撇向一边


“诶~你在说谎吧,为什么眼睛不敢看我呢?”


“和你没关系吧!爱信不信!”


惑愣了一下,说“希望你不要做没脑子的事情,明明就是想跟踪我,看看我住哪,你好来带人围剿什么的吧”

浊也放弃说谎,他真的觉得装下去真的好累


“是又怎么样,还不是因为你杀了我父亲”


“哈?你父亲?谁啊?”


看起来惑好像是只要杀了那个人就会彻底忘记那个人点存在,也许是因为死去的人在心里没有一点值得留恋吧。


浊听到他说这话非常愤怒 ,他把前因后果都说了遍,但是惑还是拿着食指在脑门上旋转着说“欸?真有这人?可是你不找要杀他的人 ,找我又有什么用,希望你好好了解一下好吗”


这时候,浊突然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


但他并没有想到到底谁会想杀了他父亲,继续说道“我也不知道谁要杀我爸,但是既然你接了这任务,你总该知道吧!”


惑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对跟踪过来的浊爱理不理,,甚至剪起了指甲,任由浊在旁边跳脚,好一会后才缓缓说出:你是不是白痴,我根本不知道你父亲是谁,更别说让我记起委托让我杀你父亲的人是谁了,我劝你啊,趁我没改变主意之前快点逃走吧”


然而等浊离开自己就可以抛开这种摆给别人看的这种精神面貌了,可是惑等了好久对方都还是不肯离开。

不是吧,他还真跟我杠上了。惑这样想。


“哎呀呀呀,你真的好烦,快点死回去啦 ,臭小鬼,”

惑非常不耐烦地对着浊说道,“不然我把你做成晚餐哦,该吃哪里好呢,脑子,还是手?还是脚?”


看着惑这样,浊是真的想走掉,但是脚还在发抖,明明应该早点走的,却一直这样站了好久。


惑觉得很生气,这个家伙不能放走了,也不能马上杀掉,他要把他手脚捆绑起来,把他的脸画花,用刀子划他的皮肤,让他吃最难吃的食物,总之惑就是要折磨他。这么想着的惑马上给浊带上了拘束工具,而且给

在他嘴里塞了口球,之后就是抓紧他发手,把他带掉自己家里


“咣当!”惑力气相当大,把浊直接就往仓库里扔,好几个箱子就这样哗啦啦倒了下来,浊在此时艰难地扭动了一下身体,但之后就被惑单脚踩牢。惑拿着枪对着浊的脑门威胁道“老实点,别离开这个仓库,不然我回来的时候发现你逃走的话,一枪让你脑袋开花!!”说完,遍收起枪走出仓库,把仓库门给关牢了,把浊囚禁在仓库里